您的位置 首页 酒水百科

雪夜禁食勿歌舞

雪夜在家,林语堂认为应该这样过:“或许在一个雪夜,坐在炉前,炉上的水壶铿铿作响,身边放一盒淡巴菰,一个人拿了十…

雪夜在家,林语堂认为应该这样过:“或许在一个雪夜,坐在炉前,炉上的水壶铿铿作响,身边放一盒淡巴菰,一个人拿了十数本哲学,经济学,诗歌,传记的书,堆在长椅上,然后闲逸地拿起几本来翻一翻,找到一本爱读的书时,便轻轻点起烟来吸着。”
林语堂,好好先生一大个,那“十数本哲学,经济学,诗歌,传记”,不消说通通都是主旋律,搁现在,必有书号,有腰封,还有名家推荐。也是,躲自个儿家抽口烟,还得找那么多合法出版物来壮胆。
月黑风高之夜的坏人坏事,还得听那个不得好死的金圣叹的。他说,雪夜闭户读禁书,人生一大赏心乐事也。
古人不见今夜雪,今雪曾经映古人。五百多年过去了,夜仍夜,雪仍雪,只可惜禁书是越来越少。即便是网络,也可以“翻墙”的干活,轻松地一跃而过。赏心乐事,于是又弱一桩。
还好,有越来越多的“禁食”正在替代着禁书的功能——“禁食”者,准确地说,应该是“被禁食”,即一切可吃但不能吃、好吃但不敢吃之物。
“禁食”数不胜数,权且以猪油这一“首恶”为例吧。这东西在禁食名单上的地位,相当于禁书里的《金瓶梅词话》了,还是足本的,带画儿的。
话说农历十二月,是一年中最最了无生趣的月份,更是一切好吃之徒的斋月。著名老中医孙思邈先生在《千金方》里警告我们说:“是月勿食生韭,勿食霜烂果菜,勿食蚌蟹鳖虫之物,勿食獐肉,勿食牛猪肫肉,勿食生椒,勿食葵菜,大抵与十一月忌同。”对于汉族同胞,孙真人还有特别交代:“是月勿食猪,脾旺在四季固耳。”
饮食之外,加盟投资就选古家百年酒 New,还禁娱乐活动:“是月勿歌舞,犯者凶。”不让唱K,不许跳舞,忍一时,也就算了,然而冬至后的第十日、第十一日以及第二十日和第二十一日,还规定“不可交会”,否则“大凶”。(《千金方》的续版《千金翼方》)。这大冷天的,孙真人,你还让不让我们这些真人活了?
何以解忧?猪未死,油还在,好在。古代养生文献里,猪油总是跟十二月腻在一起:
“是月(农历十二月,下同)取猪脂四两,悬于厕中,入夏一家无蝇。”(《琐碎录》)
“大寒早出,含酥油于口中,则耐寒。”(《便民要纂》)
“是月取猪板油脂背阴挂,能治诸般疮疥,敷汤火良。”(《家塾事亲》)
“腊月晨起,以蒸饼卷猪脂食之,终岁不生疮疥,久服肌体光泽。”(《琐碎录》)
除虫用的,美体用的,药用的,外服内用的,有用没用的,齐活。但口服的部分,即“含于口中”或“蒸饼卷猪脂食之”皆属“日霜”,有没有夜用的“晚霜”?
秃黄油——苏州方言,“秃”即“只有”或“独有”之意;“黄油”者,高纯度之蟹粉也,不容一丝蟹肉混迹其中,因而不同于夹杂了蟹肉的蟹粉。出蟹粉时,只取蟹膏蟹黄,加熟肥膘末,以葱、姜爆香,再用黄酒焖透,高汤调味,复淋猪油并撒胡椒粉而成。
秃黄油原本是一种“存蟹防饥”之法,得以在蟹季过后仍能享用到反季之蟹味,而猪油的功能,除了调味,在没有冰箱的时代更能起到隔绝和封闭的作用。如李渔之醉蟹,每年“蟹秋”将尽,“虑其易尽而难继,又命家人涤瓮酿酒,以备糟之醉之之用。”
想想看,数九寒天,万物凋零,雪夜闭门,米饭或面条灶上蒸腾之际,掌灯而揭秃黄油之盅,以此“黄油盈溢,金脂香软”之物拌饭或捞面,在“秃”成那样的暗夜,那会是多么“秃”的一种暗爽啊!
在冬天,螃蟹,是遭天灭了的;猪油,是被人禁掉的——秃黄油这个双禁加身、罪孽深重的尤物,只见之于古早的苏帮菜谱,晚近已失传。近三年来,也依葫芦画瓢地复制过几回,终因蟹之不蟹,偶遇一二靠谱的,又必然“全其故体,蒸而熟之”。于是只好作罢。“苏州过后无艇搭”,旧船票在手,望一叶孤舟载着传说中的秃黄油渐行渐远,漫天风雪中香夭甘尽。伴口水长流者,唯有想象。
冬季行乐,关键在于想象力文章来源华夏酒报。李渔认为:“冬天行乐,必须设身处地,幻为路上行人,备受风雪之苦,然后回想在家,则无论寒燠晦明,皆有胜人百倍之乐矣。”(《闲情偶寄·冬季行乐之法》)。李渔提供的想象素材,是一幅“雪景山水画”:“人持破伞,或策蹇驴,独行古道之中,经过悬崖之下,石作狰狞之状,人有颠蹶之形者。此等险画,隆冬之月,正宜悬挂中堂。主人对之,即是御风障雪之屏,暖胃和中之药。”想象力若不够充沛,不够狂野,一味靠人造温度取暖,不管吃酒吃肉,于取暖一事上,皆缺乏可持续发展性。
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——天,妙在“欲雪”;人,贱在“能饮无”;书,香之在禁;食,甘之于可食与可不食之间。遥想一千六百年前的那个“四望皎然”的山阴雪夜,一个宅着的男人,小酒喝了,小诗吟了,开始想另一个男人了,于是连夜乘船前往……冬夜里,天底下所有为了吃还是不吃、是该吃这个还是应喝那个而纠结的,要是也能像王子猷那样想,就好了。乘兴而起,尽兴而眠;未必饮酒,何必吃肉?
情不知所起,欲必有出处。有欲必有禁,有禁就有偷,而偷不如偷不到。乘“偷”兴而起,尽“偷不到”之兴而归─就连林语堂假设的雪夜,前面也不忘加上个“或许”。
(作者系知名食评家)
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《华夏酒报》。
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,请订阅《华夏酒报》,邮发代号23-189 全国邮局(所)均可订阅。

编辑:苗倩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酒水信息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huifuwuzi.com/baike/1311/.html

作者: 5vedi3m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