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酒水资讯

一壶温酒过好冬

初冬的傍晚,虽然没有风,气温却早已降至零度以下,突袭而至的一场雨让人猝不及防,更阻碍了文友田兄回家的路。在我家…

初冬的傍晚,虽然没有风,气温却早已降至零度以下,突袭而至的一场雨让人猝不及防,更阻碍了文友田兄回家的路。在我家的这个下午,久未见面的我们相谈甚欢。他拒了我的一再挽留,急着要下楼回家去,然而窗外冬雨潇潇,这下只能客随主便了。 几年不在家里留客吃饭了,幸好还有一套电火锅派上用场。我帮妻子迅速清洗了白菜、萝卜、芹菜、粉丝、菠菜等,妻子则把牛肉化了冻,切成片状,插上火锅。我找出一瓶“老酒”,说它老,是因为这瓶酒放在厨房的一角已经十年了,甚至酒瓶外面沾满了浮灰。我把把酒倒进一个陶瓷的酒壶里,在灶上的温水锅里煮了一阵。在城里长大的田兄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有些吃惊。 酒过三巡,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也提高了几度,我跟田兄聊起二十多年前老家的老辈人温酒喝的旧事,通常是在寒冬腊月里,窗外天寒地冻,白雪纷飞,那时物资匮乏,家家都是家徒四壁,但喜好喝酒的人家常备着能盛三两酒的锡酒壶,把散酒倒进去,放在炉子上,不一刻,壶中的酒热了,拿起来倒进小杯中,酒香迅速弥漫在小屋中,菜也不算美食,顶多一碟花生米,或者是一盘盐豆子炒鸡蛋,已经算是奢侈了。 如果家里来了客,我们只有在旁边眼巴巴看的份,虽然家贫,但妇女和儿童不上桌却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。现在想来,这被火炉温过的酒,除了对身体上的肠胃好,更是慰藉了老一代人苦闷的心灵,给艰难的生活增加了几分暖色。 我在十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醉酒的经历,那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父亲请几位乡邻帮我家拉土垫宅基地准备盖房子,那时邻里之间关系非常纯朴,互相帮忙出点苦力不要给工资,只要好酒好菜招呼着就行,不像现在动辄就和金钱挂钩。晚上吃饭时,一个堂哥跟我开玩笑,非要灌我喝酒,旁的人也在旁边嘻哈着起哄,就是这样的锡酒壶,不觉着多苦,反倒有些甜,我至少喝了半壶,那一夜我天旋地转,肠胃里翻江倒海,印象真是太深刻了。 说到温酒,必然会让人想起《三国演义》中“关羽温酒斩华雄”的故事,我记不住也没考证,关老爷当时用的应该就是锡酒壶吧,不然怎么会有温酒?如今在乡间,锡酒壶应该已经算是迹了。那时在农村,走村串户的制壶老人,拉着平板车,一个炉子,一个风箱烧火,算是炼锡制壶的全部装备。我曾经站在炉子边看过,老人弄些锡块锡片,在炉子上化成锡水,降温后成片,做成壶座后和壶嘴焊接在一起,顶多一刻钟的功夫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瓶装酒代替了散酒,北方已经见不到喝温酒的了,制壶老人也不知去了何方? 父亲在青年中年的时候喜欢用锡酒壶喝酒,现在年龄大了,只有在逢年过节高兴时才喝上几杯。在这初冬的雨夜,我又想起年少时,听微醺后父亲抑扬顿挫给我们讲述《三国演义》的情景,如今,他和母亲生活在乡下,我在城市里工作,陪他喝酒的机会越来越少,但温暖时常在心头萦绕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酒水信息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huifuwuzi.com/zixun/495/.html

作者: 5vedi3m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